親愛的喵球 ver26

又一年,给自己的生日文。

一直期望着能写出温暖人心的文章的我,发现这几年来写的东西都是清冷寂寞的。

一个人的时候,我确实不曾害怕寂寞。但心中有了重要的存在的时候,寂寞反而成了伤人的毒药。期望被重视,期望被祝福,期望被理解,谁都是一样。

已经不是能够无视年龄继续疯玩的年纪了,越发真切地感觉到这一点,是在今年春节回到巢湖老家的时候。对着镜子无聊地自拍。于是就看到镜子里我身后,曾经英俊潇洒的舅舅那60岁整的,微微驼着背的身影。

时间总是无情而公正。

我的第25个年头里有着饱满的爱意,也有着美好的光影。我做了很多傻事,在傻事中穷尽自己的力量达到了新的境界。我遇见了许多一直想见的朋友,他们的亲切让我感激。我曾在太湖边种满梧桐树的小径上久久地奔跑,也曾趴在泥泞的地上用镜头追逐一只猫的回眸。

我一个人,做着一件又一件事情,仿佛漫无目的,又仿佛充实不已。挥霍生命的时间里,我依旧像一个旅人一样,不断寻求着什么。

幸好,你们依旧在那里。

这次依旧不想写得很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