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犯病了——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老眼镜的螺丝又掉了一个,于是换上了备用的黑框眼镜。对着镜子看看,颇有点黑桐干也的感觉。
食堂后面有5-6只猫咪的样子,每每想拿些吃的去喂,总是忘记了。
好吧以上是闲扯。

在无锡上了一周的课,生活基本适应了。课程很紧,每天就是吃饭,上课,买水果,然后宅在寝室。整整一周没走出校门……没去任何景区玩……我是不是太宅了啊。
事很多很杂。除了大量的作业,还有同样大量的改图,但是自己蜷在寝室的时候,总是在刷bilibili啊……刷博客啊……刷……(你死吧)宝贵的时间过去了,懊悔不已啊,懊悔不已。


新的一周的第一天,终于犯病了。我想看书。好吧我想看书啊,不是手机电子书,是实体书!文学书!课堂上看!果然上学什么的就应该这样看书!(喂
这是怎样一种病啊,摧枯拉朽般肆虐我的整个身心,让我满脑子都是这种不妙的念头。
偏偏图书证老是办不下来。
于是先是在amazon上订了两本村上春树的书。
然后下午下课后实在忍不住了,在听说隔壁的江南大学有书店之后,我毅然踏上了旅途……
这是寻找自我咩,是eggpain咩,此时的我,完全不明白……
我就像16岁少年一样意气风发地上路了,满怀着浸泡在书堆里的纯纯欲望。
真美好。

旅程并不美好。在徒步来到江南大学后,我询问了下书店的大概位置,学生甲告诉我在北区的商业街有。于是我一直向北而行。此时天色已黑。
江南大学真的很大……横穿南区就花了很久。也许是专业设置问题,这个学校女生非常多。我低着头一个劲走,中途又问了几次路。不幸在北区食堂又迷失了。这学校怎么这么多湖这么多桥啊!
无奈地绕过食堂,眼前一座建筑,门口一牌子赫然而立【女生宿舍,男生免进】。
……乖乖折返。
万般无奈之下,走进一个小卖部问路。老板支吾了半天没想起哪里有书店,这时边上一个买东西的女生接过话茬来。【你在门口等我一下哦,我带你过去。】
nani,这年头软妹都这么热情好心的咩。
有点愕然地等在门口了。未几,女生称完散货出来了,领着我开始走。
一路走一路聊。
【你是江大的学生吗?】
【不……不,是那边那个,北大软院的。】
【哦。】
nani,对方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不是我眼花了吧……
又走过了一座桥。我发现回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咦……这里我刚才来过。这不是女生宿舍么。】
【我说了顺路嘛,商业街就在女生宿舍东边啊。其实南区也有商业街的,不明白你为何走这么远过来。】
一口吴侬软语。但是听完这句话后我一边回忆第一次问路时那个男生的脸一边心中神兽奔腾。
又走过了一座桥。好吧,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商业街……
于是微笑挥手告别。

先是看到了一个杂志摊,意外地看见了七堇年的新书《尘曲》,于是果断买下。
在商业楼的二楼,发现了一家破败不堪的书屋。书屋不大, 布置倒是颇合我的心意,略显拥挤,但是分类有序。跨过成堆的考研书,我来到艺术设计部分。看来和学校专业结合紧密,这里艺术设计类图书很多,不过考虑到买的书都得运回北京去,我便放下了那些拿起来很沉的家伙……
往往这类小书屋都会有些意外的惊喜,这次也不例外。居然看见了老物《侧耳倾听》系列CD……这套动漫CD我似乎还有一套在老家。文学区缩在了老板身后,我基本上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拿走了一本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纪念版。虽然很久前读过这本书,但是一直没有收一个比较好的版本。
于是,明天上课有了两本弹药!(自重

写的很长了,再写点七堇年。
我时常跟朋友推荐小说的时候会提到七堇年的出道作《大地之灯》。在我看来,这姑娘年仅19岁时写出的这本小说字字见血见心,真实而残忍,博大而温暖,有种直达人心的生命分量。记得拿给老妈看后,老妈为之泪下。
再之后,读了《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再之后,买了《澜本嫁衣》,但是没有翻下去。
今天看到了她的新书,还是忍不住买了一本,就跟落落的书我也一定会买一本一样。
翻开《尘曲》,前半都是各国游记。很好,正是我想要的。
【立志脱离华而不实的矫情,即便文艺也须文艺得脚踏实地,就这样吧自由而快活,向死而生】
你扉页上的这句话,我确实的记住了。

这么折腾一回,我的病似乎好些了。图书证早点办下来吧,即使再宅,再脑袋混乱行为抽风。
我还是喜欢泡在书堆里啊kuso。

9 thoughts on “我真犯病了——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1. 身处江南大学旁边你不去他们学校的二手书市买艺术设计和工业设计的图鉴你真是太浪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