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梦中与你为邻【第一回】

(原文在地铁上写完了,不料手机编辑器存出来是乱码,全毁。rewrite。于是梦境支离破碎。)


已经许久不曾做梦。大概没心没肺地活着,就很少做梦吧。
心里有了重要的存在与念想的时候,梦境自会来到,在慵懒的午后,在几近破晓的暗夜,如细雨洒落在窗台。

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醒来了。脑袋一片混沌,又好像被什么碾过一样,紧缩着,什么也无从记起,什么也无法装填。
出现了穿着女仆装的大姐姐。
原来是咲夜小姐。似乎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唔唔,恋还没有起床么。她不在可不行呢,冒险。
于是起身去找恋,居然住在顶楼单独的一间屋子里。
neet吗……屋子里除了和主人纠缠在一起的棉被,就是到处散落的各种书籍。
咲夜小姐飞来飞去的,已经把你的手提箱都捡出来了。
不过那东西有什么用呢。

不管怎么样,恋是起来了,也是飘着的。
……为啥只有我是跑步呢。
场景转换,来到了不知怎么形容的古堡里。
咲夜小姐是要带我们来那啥馆一日游么……
于是,同样是不知怎么回事,冒险开始了。

结果一直在长长的走廊上奔跑。
咦,你俩不飘了么。
然后,跑下一层又一层楼梯。
一层又一层,墙壁开始变红。
一层又一层,空气开始湿润。
深深的楼梯,仿佛永无止境。
最后又回到了走廊。
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转头一看,咲夜小姐已经失去踪影。
是同伴……来着吧?

前方出现了两条路。
恋的身影快如鬼魅,转瞬便消失了。
【喂,等等我呀!】
这样呼喊着,随便选择了一条岔路。
抬头看见恋的裙角闪过。
似乎是选对了。
耳畔传来哭泣的声音。
哭声忽远忽近,但无比真切。
【喂,一起走吧!】
尽力追了上去。

总算是追上了恋。
往窗外看去,似乎是一个庞大广阔的庭院,庭院被走廊包围着,形状彷如哪里曾见过的四合院。
院子的中央,摆着石桌,石桌上面,是一个圆圆的瓷碟。
不断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竞争者们争先恐后地涌了过去,用手指戳点瓷碟。
似乎谁将瓷碟点破,就可以得到宝物。
抬头,咲夜小姐似乎在和什么人混战,飞刀四射。
应该是同伴吧……咲夜小姐,加油。

又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了两位老和尚,须发皆白。
故事彻底中国风鸟。
【很有潜质嘛,只要你能够OOO并且XXX,就一定能得到…】
关键的地方听不清还真是遗憾啊,老爷爷。
于是我也去点那个碟子。
伸出食指,然后往碟中央,用力戳下去。
……会很疼的吧。

结果徒劳无功。
无论我怎么心无杂念,还是全神贯注地呼唤爱与和平,瓷碟都没有丝毫要碎的样子。
即使如此,还是执着地不断尝试。
渐渐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渐渐地,身边的环境开始变化。
回过神来时,已经置身积雪很厚的紫色森林。
光芒透过枝杈,在地上映出怀念的影。
然后石桌,瓷碟,紫色的森林,一切的一切,化成了一张明信片。
拿在手里,我凝视着。
仿佛倒影在水里的月亮,石桌和瓷碟,变得软而薄。
用手一点,碟破,现出小小的空间,取出一枚古铜色的硬币。

奇怪的冒险就这样突然地结束了。
时间仿佛到了很久以后。
自己一个人,在好像什么教学楼的走廊里,等待。
一副好像逆转裁判里宝月茜小姐打扮的恋出现了。
于是我将那枚硬币交给她。
真是一点都不浪漫,正面写着1元,背面似乎有着啥奇怪花纹的,古铜色硬币。
【幸运硬币呢。】

依稀有笑声,回响在耳畔。


写完了忍不住吐槽自己【谁看得懂的才有鬼啊!】
不过梦境就是这样了,失去现实的逻辑,磨损遗忘的细节,基本就只剩下了这样的展开。
不过这次……真是难得记得如此清楚呢,于是原样记载。
标题是捏了【马赛克】,落落小姐对不起。
有没有下一回,不知道。

 

3 thoughts on “如果梦中与你为邻【第一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