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说啥呢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爱到什么地步?
究竟什么样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
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
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

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开篇便写了这样几句话。

但是我觉得其实更适合《白夜行》?

桐原亮司,为何我要这么在意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