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文区作-【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 (下)

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下)
“魂魄……妖命?”我惊呆了,手里的雨伞不由得落在了地上。

大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样子,冲刷着我的身体。

武士欠身将雨伞捡起。“这样可是会着凉的,大小姐。”

他将伞举在我的头顶。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在寻找大小姐啊。”

“找我……要抓我回去吗……”

世代侍奉西行寺家的魂魄家族,拥有着独特的力量与剑术,往往被指派从事各种工作。妖命似乎是魂魄家族年轻一辈的继承人,只是我对他的相貌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了。

妖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小姐的力量,似乎完全消失了?“

“……不,并没有消失。”大概是在紫的庇护下,很久没有再想过那个能力了吧,我的心里颤抖了一下,“只是被抑制住了而已。”

“哦……”妖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么,先回您的家里再说,好吗?”

 

冒着大雨,我们回到了我居住的屋子。

收起雨伞的时候,我的心情忐忑不定。

妖命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放在屋里的一角。

“很温馨的地方呢,”他点了点头,“大小姐,一定生活得很幸福吧?”

“……”

妖命盯着我的眼睛。

“大小姐……?”

“你要带我回去吗?”

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他要用武力的话,我就用紫的力量来还击。

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静生活,我已经再也不想失去了。

妖命叹了一口气。

“看到大小姐已经失去了力量,即使是那些不讲理的法师,也应该是没有再让你回去的想法吧……但是……”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其实,我已经观察您有一段日子了。”

“……”

“这样平静的生活才是大小姐所期望的吧,所以,我不打算做什么。”

“唔……”

妖命似乎将什么重要的话咽了下去。

“你说的……是真的吗?”

妖命跪倒在地板上,俯身深施一礼。

“我魂魄妖命,愿意终生侍奉护卫大小姐。不敢有半句虚言。”

“呃……”

也许真的是,寂寞了太久了呢。

还是,被他认真的样子所打动?

“那好吧……你就,留在我的身边好了。”

妖命抬起头,第一次露出微笑。

————————————————————————————————

我来到了人间之里。

这里有着一家非常大的宅院,门庭广阔,门梁之上悬挂着浅色的灯笼,写着“稗田”二字。

嗯嗯,点点头,我直接侵入了宅院内部。

两进房子之后,有一个小小的,风景优美的花园。

花园的池塘边,摆着枣梨木的书桌,香炉里飘出好闻的味道,一名少女正在那里默默书写。

我在她头顶打开缝隙,然后倒着把脸露了出来。

“嗨,阿求!”

“咿呀呀呀呀呀呀————”

“小姐,怎么了?!”

“有什么人进来了!”

一阵骚乱过后……

“紫,拜托你下次不要这样吓我……”阿求臭着脸端来茶水,“会让家仆们很为难的。”

“哈哈,看到你那么专心就想吓你一下呢。”

“真是的……墨汁翻了,一卷纸都毁了啦。”

无视。我端起茶杯,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

阿求苦笑着叹了口气。

“那么,妖怪的贤者,今天有何贵干。”

“呀,只是想看看你那本《求闻史记》写得如何了。”

“哈……目前才刚刚完成一半呢……”

“是吗,能不能赏脸让我看一看呢?”

“既然是紫拜托了……”阿求点点头,转身回到里屋。不一会,抱着一堆书册出来了。

“唔,量不少嘛,辛苦了。”

“哪里,完成度还很低呢。”

我取过一本,翻阅起来。

早春的天气还有些寒冷,不过稗田家的柳树,已经冒出了嫩芽。

两杯茶的功夫,我便将书册全部翻阅了一遍。阿求坐在身旁饮着茶,安静地等待着。

“嗯……写得不错呢,不像以前的那些文献一样古板,读起来很有意思。”

“能得到您的夸奖我真是感激不尽呢。”

“不过呢……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但是请你删掉一个地方。”

我取出一册书,翻开,用扇子指着其中的一行。

【八云紫是西行寺幽幽子生前的友人。】

“呃……这样真的好吗?”阿求满怀深意地看着我。

“没关系,还是删了吧。”

“……好吧,既然本人这么要求了……”

阿求拿来笔,将这一行抹去了。

我又喝了一口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那么,要走了。”

“不再多坐一会吗?”

“不了,和今生的友人还要见个面呢。”我笑着说。

————————————————————————————————

夏天过去了,紫还是没有回来。

妖命在我家旁边自己搭建了一间小屋子,开始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虽然告诉他不必多礼,妖命仍然谨守着规矩,非常恭敬地侍奉着我。

但是,有个人聊天,感觉日子也不会那么无聊。

镇里盛传着一些杂七杂八的消息,人们纷纷猜测我和妖命的来历和关系,不过这些都不是很重要,生活还是一如往常,平静、祥和。

渐渐的,我变得很依赖妖命了。

“妖命……我饿了。”

“大小姐,饭很快就好。”

“妖命,听说有了新的花卉在卖耶。”

“大小姐,我很快去买来。”

“妖命,今天的营业额如何……”

“托您的福,卖得比昨天还要好。”

啊啊,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了……

一日晚饭后,妖命在收拾杯碟的时候,突然笑着说了一句:“我觉得,现在的大小姐变得很像大小姐了呢。”

“呜——”我把嘴巴嘟了起来。

妖命呵呵笑着,打算退出门去。

“妖命。”我叫住他。

“嗯?有什么吩咐。”

“你……没有想过回西行寺家里吗?他们也许正在找你……”

妖命轻轻摇了摇头。

“西行寺家就只剩大小姐这一纯正血脉了,我侍奉大小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哦……可是……”

“嗯?”

明明,还有很多疑惑想要问出来。

不过,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吗?又何必问那么多。

这么迟疑着,将话又咽了回去。

“没事了……你退下吧。”

 

就这样,秋天的叶子落尽的时候,我依旧过着舒服的日子,想念着紫。

我没有想到,在第一场雪落下的那天夜里,一切都走到了尽头。

如往常一样,我吃着妖命做好的火锅,悠闲地哼着歌。

外面开始下起了雪,寒风呼啸,我往炉子里又丢了点柴火。正在想着要不要找妖命一起来吃点,突然听见了门外传来怒喝声,似乎有很多人在争吵着什么。

我披上外套,惊慌地打开门。

院子里冷的令人发颤,我看见妖命手持佩剑,站在雪花之中。与他对峙的,是十数名穿着僧侣服装的人。

——那是西行寺家的僧侣。

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大小姐已经失去能力了,现在的她,只是一名普通人而已。”妖命的声音深沉而坚定,“如果你们非要动手的话,恕我得罪了。”

我颤抖着走到妖命的身后,拉住他的衣服。

“大小姐,请您回屋里去,这样会着凉的。”妖命头也不回地轻声说道。

对面一位年长的僧侣向前踏出了一步,说道:“妖命,其实你心里很清楚,执行仪式,没有大小姐是不行的,即使置苍生于不顾,你也要阻止我们吗?”

仪式?……

我感觉妖命明显踌躇了一下。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是的,西行妖,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状态了,你要相信,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西行妖?……

刹那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事实。

被这个事实所震惊,我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即使这样……我也要保护大小姐。”这时,妖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了。

“是吗?”年长的僧侣叹了一口气,“那么我们只有动手了。”

“等等!”我大叫了一声。

“哦?大小姐在吗?”对方似乎才注意到我的身影。

“求求你们,不要为难妖命。”

“大小姐,您还是回屋里吧。”妖命的声音有一点焦急。

“幽幽子大小姐。”僧侣的声音透过凛冽的风雪,飘了过来,“你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我……我……”

“看来妖命,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

“不必再说了!”妖命试图打断对方的话。而我,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襟,不让他冲向前去。

“幽幽子大小姐,现在西行妖的妖力已经无法控制了,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被它吸引,走向死路。”僧侣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我们历经万苦,终于发现了封印妖树的办法。”

不……不要……

“那就是,只有将纯正的西行寺家的子嗣……”

不要说出来……

“……杀死之后,用他们的遗骸和鲜血,来封印妖树的妖力。”

“我不要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一片漆黑,我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正在不停地涌出来。

绝望和痛苦吞噬了我的全部神经,除了发疯般地惨叫,我什么都做不到。

出现了,黑色的妖蝶,漆黑如墨染的樱花,它们仿佛欢呼着自由一般,喷薄而出,直奔向那些,想要夺取我全部幸福的僧侣们。

妖蝶肆虐。惨叫声此起彼伏,我明白,他们已不能活。

当僧侣们被吞噬到连骨头都不剩,我无力地跪倒在地,泪水决堤,洒在薄薄的积雪之上。

妖命呆呆地望着我。

“大小姐……”

“你……快走吧,妖命。”

“不……我不能……”

“要不就杀了我!”

“……”

妖命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黑色的妖蝶在我的头顶盘旋,蠢蠢欲动。

“如果再不走……你就会死……”

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我绝对绝对不能,杀死妖命。

这样温柔的,贤良的妖命,为了我的幸福,隐瞒了所有真相的妖命。

我不要他为我死去。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颜色吧,就像那神明的羽翼一样,辉煌的,高贵的——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紫色吧,就像那夜里的樱花一样,透明的,澄澈的——

我在心里拼命念着紫教给我的咒文,近似呼喊一般。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守护的英灵吧,就像那——!”

然而一切都没有用。

黑色的妖蝶,欢叫着,扑向了妖命。

仿佛要将我希望的火光完全寂灭一般,他们扑了过去。

妖命手里的短剑掉在了地上。

“大小姐,来生,我还愿意守护您的……”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已被黑色淹没。

雪越下越大,天地之间,寂然无声,只有我一个人,趴在地上,已然失去了所有力气。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被温暖的身体抱住。

“紫……”

“对不起……我来晚了……”

“啊……没事……反正……我也活不了了。”

“幽幽子……”紫脸上满是痛苦,“我……”

“要封印西行妖树,必须要我的遗骸和鲜血,紫,带我去白玉楼。”

“不……”紫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惊恐,“我不会让你去的,你不能就这么死。”

“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死……”

我挣脱了紫的怀抱,慢慢爬到妖命丧生的地方。积雪已经很厚了。我悄悄地,在雪里摸索着。

————————————————————————————————

那次的事件,让我焦头烂额,一直忙到冬天。

等我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幽幽子那边的状况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

感应到那可怕妖力的失控,我尽全力冲向幽幽子居住的地方。

切开缝隙的刹那间,黑色的妖蝶扑面而来。

待我将妖蝶全部收拾干净,那些倒霉的僧侣已经一个都不剩了。

然后我就看见幽幽子跪在雪地里,拼命试图要保护,那个男人。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颜色吧,就像那神明的羽翼一样,辉煌的,高贵的——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紫色吧,就像那夜里的樱花一样,透明的,澄澈的——”

这是刻在我心上的咒文,连续着我和幽幽子,所以幽幽子的声音,是如此真切的回响在我的耳畔。

她是如此急迫地,想要救那个男人吗?

我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但是,幽幽子现在的心意,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

那不是对于普通人的爱护。

那是已然形成的,叫做羁绊的东西。

那种炙热的情感,让我的心里燃起了强烈的妒火。

所以我,没有借出任何力量。

仅仅是这短短的犹豫,墨染的妖蝶,便已将那个男人吞噬。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幽幽子已经成了一具失去情感的空壳。

我呆呆地望着她单薄的身体,脑海中一片空白。过了好久好久,才走过去,将这个令我万般怜爱的女子抱在怀里。

悔恨撕咬着我的心。

 

“紫,带我去白玉楼。”

我去调查过那棵妖树,的确,那不是我可以轻易对抗的力量。况且,现在的我,虚弱异常。

“我不会让你去的,你不能就这么死。”

我再一次抗拒着她的愿望,心里满是惊恐。

幽幽子没有说话,她从我的怀里挣脱出去,在雪地里摸索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

一愣之间,我突然反应过来。

然而一切已晚。

在我打开缝隙的瞬间,幽幽子已然抄起那个男人遗落在地上的短剑,狠狠的,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颜色吧,就像那位大人的名字一样,美丽的,高贵的——

紫。

 

再怎么呼喊,也无法唤回这个,我最爱的少女的生命。

我坐在雪地里,抱着幽幽子的亡骸,自我嫌恶到了极点。

可悲的是,我明明确确的知道,幽幽子的愿望。

鲜血飞溅的那一瞬间,我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了全部的托付。

我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清楚,我却没能在她还能听见的时候,将我心中的话语,全部告诉她。

——这个世界对你是如此的无情,为何你还要这么善良?

 

“去他妈的什么西行妖吧!”我狂怒地骂着,狠狠撕裂眼前的空间。

 
「富士见之女,于西行妖满开之时,即幽明境分开之时,
为其魂魄,安息于白玉楼中,将西行妖之花封印作为结界。可能的话,
望不会再次遭受痛苦,永久忘却轮回转生…」
————————————————————————————————

“哎呀,来晚了来晚了。”我从裂开的缝隙里,露出嘻嘻笑着的脸。

“紫大人,今年的确来得有点迟哦。”妖梦将一杯酒递了过来。

“有点事耽误了一下嘛~”

我从缝隙里钻出来,在幽幽子的对面席地坐下。

幽幽子笑吟吟地喝着酒,不紧不慢。

“说起来,今年的花期好早啊……”

“是的呢……”

滋溜滋溜…………

我盯着幽幽子看了一会。

“幽幽子,你现在,憎恨人类吗?”

“不憎恨呀~”她似乎有点奇怪,歪着头眨眨眼。

“那你,喜欢人类吗?”

谈不上~都来死吧死吧也挺好玩呢~”

我笑了笑。

“呐呐,我说阿紫。”

“嗯?”

“我发现了一本古老的文~献~哦~”

“哦~?”

“说是那棵西行妖下,似乎有尸体呢!”

“是吗?”

我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喝着酒。

“呜——”幽幽子嘟起嘴巴,“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啦……”

“呵呵,樱花树下有尸体,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

“但是但是,据说那个埋在树下的人能复活呢,只要让从不开花的西行妖开放……”

我放下酒杯,愣了一下。

“那是……不太可能的吧。”

“唉————?“幽幽子扁起嘴巴来了。

真像个小孩子……

我捏捏她的脸。

“那么,你就随兴试一试好了,开放什么的。”

“嗯!”
———————————————————————END——————————————————————————

2 thoughts on “小镇文区作-【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 (下)

    • 按我的想法,妖命只能说是妖忌的先人吧……毕竟幽幽子死亡距今已经1000年了,魂魄家也传了好多代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