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文区作-【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上)

喵球在小镇文区的初次投稿,搬运自存~原地址: http://bbs.thproject.org/read.php?tid=70653
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上)
【雷神喵喵球夏影】
黑色:幽幽子为第一人称,紫色:紫妈为第一人称。

 

感觉体内的,如潮水一般的绝望和孤独,正在离我而去。

妖蝶啊,妖蝶啊,变成美丽的颜色吧,就像那位大人的名字一样,美丽的,高贵的——

紫。

 

我做了一个梦。那大概是,还是人类的时候,我经历的往事。

浑身缠绕着黑色的蝴蝶,不祥的女人,我被人们这么称呼着。

我逃离了原来的住所,逃离了可怕的西行妖树,一年又一年,孤独的住在郊外樱花树林,渐渐的,连人类都见不到了。

不明白,为何还要活着,也许是,还在期待着什么。

时常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坐在树下唱起父亲教给我的歌,但是白天唱总是会吸引来一些旅人,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色的蝴蝶便会将他们吞噬到什么都没有剩下。

于是,我就在夜里唱歌。

樱花的花瓣,会在我的歌声里,静静飘落。

————————————————————————————————

“幽幽子大人,今天的第四顿饭,准备好了。”房门外传来妖梦的声音。

“哈?……”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看来我又坐着睡着了啊……

手里还拿着把扇子。

“幽幽子大人?……”

“啊,妖梦,你进来好了。”

门滑到了一边,我的庭师端着巨大的托盘摇摇晃晃的走进来。

“以后随便进来就好了,不用请示啦。”

“是……是的。”

妖梦费力的把托盘放在榻榻米上。

“真丰盛呢——”

每次看到妖梦做的饭,我就特别有食欲。

放下手中的扇子,我就准备大快朵颐。

咦?……拥挤的杯盘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我伸手拿起来,原来是一根樱花树枝。新鲜的枝杈,似乎刚从树上折下来,仔细一看,有翠绿的嫩芽冒了出来。

妖梦——”

“嗯?”

“这是你摘的吧?”

“是的,大小姐。”妖梦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转头望向窗外,夕阳浅浅的洒在没有化尽的积雪上,映出怀念的色彩。

我轻轻转动着手里的樱树枝。

“春天,又要来了呢。”

“嗯……那位大人,也会来的吧。”

“是呢……”

那位大人,似乎在梦里见过呢。

————————————————————————————————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变得能够操纵死亡。靠近我的人,总是不明不白的死去。

很苦恼,这能力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渐渐的,我的身边就没有人了。

渐渐的,从痛苦、悲伤,变成了麻木与绝望。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依旧唱着歌。

漆黑的夜,寂寞粘稠的仿佛溢满每一寸空气。

樱花树下,我的歌声远远的传开,干涩,空洞。

一曲唱毕——

啪啪啪——

“这么美丽的歌声,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呃!?”

惊讶地回头,发现有人坐在樱花树的树干上,优雅地撑着洋伞。

外表是美丽的女子,穿着华贵的衣服,金色的长发从双肩披散而下,在花瓣之雨里,美艳得令人难以置信。

“你是谁?……如果是旅人的话还请尽快离开,靠近我的话会死的。”

坦诚地相告了。

女子微微一笑,仿佛丝毫不以为意。

“今天的樱花也很美呢,怎么,不想再来一曲吗?”

“……”

不知为何,黑色的妖蝶没有出现。

不,是不知被什么力量压制在了身体里,完全平静了下来。

和这个人在一起,不知为何,很安心。

“那么,我就再歌一首。”低头行了一礼。

“请。”女子微微颔首。

我深吸一口气,挥开衣袖,轻启有些发干的唇。

 
樱花啊 绽放吧 樱花啊
在那淡淡的 澄澈天空
将云朵轮廓静静描画
明月啊 盈缺变化
樱花啊 樱花啊
早春 雪未化
(经授权无责任引自恋恋译文http://bbs.thproject.net/read.php?tid=69897
我在落樱间边舞边歌,歌声响彻天地。

歌毕,我再次深深行礼。

抬起头来,女子已然站在面前,将洋伞随意地倚在肩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真是让我听到了地上无双的歌声呢,我要向你致谢。”

“您客气了……”

“我叫紫,八云紫。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的名字是……”

樱树下的罪人,西行寺幽幽子。

————————————————————————————————

今年的樱花花期有点早。

我和妖梦一起,在庭院里刚刚开放的几株樱花下饮酒。

“说起来……最近都没有见到妖忌。”

“啊……师父最近身体似乎不是很好呢……”

妖梦露出担忧的神色。

“说起来,妖忌有多大了?”

“大概……三百岁了吧。”

“哦。”

我饮下一杯酒。然后默默地看着杯子。

说起来,我一直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很多记忆,似乎都已模糊不清。

“妖梦已经继承了妖忌的全部剑术了吧。”

“唔……我还不及师父啦……”

“是吗。”

“最近,师父非常认真地在督促我练剑……似乎要一口气把技艺全部交给我的样子。”

“……是吗。”

“他那样的身体,真叫人担心……”

斟一杯酒,一饮而尽。

抬起头,望向初春的冥界天空。几只飞鸟静静地飞翔着。

心头一动。

“妖梦。”

“在。”

“再备上一副酒具,我想客人来了。”

————————————————————————————————

自那以后,八云紫经常来听我唱歌。

她总是神秘地出现,然后又无声地消失。我知道她不是人类,但是我猜不透她的真实身份。

据我可怜的经验判断,应该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每次紫来到我的身边,妖蝶便会被抑制,我就会平静许多。紫一离开,我便无法控制自己黑暗的力量。

于是,我总是在盼望着紫的到来。

有一天,我拉着紫的袖子,恳求她帮助我。

“嗯?是你身体里的东西吗?”她眨着眼睛,依旧是一副淡然的口气。

“嗯。我有着无法控制的,夺人性命的能力……”

紫牵起我的一只手。似乎有一道暖流从掌心流了过来,冲击着我的体内。

蓦地,我的身体里迸发出几只黑色的妖蝶,盘旋了几周之后,向紫冲了过去。

“紫——!”

“没事的。”

紫挥了挥手,似乎用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将妖蝶击溃了。

“呼——”吐出一口气之后,紫皱着眉头。

“我的这个力量……没有办法吗?”我怯怯地问道。

“很可惜,我无法彻底消除它。不过,我可以尝试将它长期抑制住。”

“真的吗?”

“嗯。”紫笑起来,摸了摸我的头。

“那么请您一定要帮助我。”我跪在了她的脚下。

“幽幽子……”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已经很久没有流过的泪水,涌了出来。我用几不成声的语句,倾诉着压抑的悲伤,“我不想再杀人了……已经再也不想……夺走他人的生命……”

紫叹了一口气,蹲了下来,轻轻抚摸我的脸庞。

“那么就让我带你去吧……可以实现你愿望的地方。”

————————————————————————————————

冬天将尽的时候,我从长眠中醒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揉揉惺忪的双眼。

“蓝。”

“在。”

九尾妖狐一瞬之间出现在眼前。

“这个冬天,还算平静吧。”

“没什么大碍……”

我起身,接过蓝递过来的衣服。

“蓝,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呢。”

“一定是,很不错的美梦吧。”

我笑了笑。

“该怎么说呢……”

我不知道将被这噩梦纠缠多久。但按我的性格,渐渐的也就能够习以为常了吧。

至少现在,还能看见她,和她做朋友,一起赏樱。

“今天,我想去一趟人间之里。”

“有什么需要的我去采办就可以了……”

“不必了,有点私事要办呢。”

我嫣然一笑,悄悄从缝隙里伸手将蓝的两条尾巴打成死结。

“呜……不要这么坏心眼啦,紫大人。”

————————————————————————————————

紫告诫我,还是少接触人类为好,因为她的力量虽然能暂时抑制我的能力,但是不知道何时,便会失去效力。

“你一直在我身边不就好了嘛。”我撒娇。

“我也是有很多事要做的哦。”紫摸摸我的头,“所以很抱歉,我是不能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你一个人的时候,千万要小心。”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陌生的小镇。

在这里,紫给我提供了所有必须的生活用品和一座简单的房子。

 

离开的时候,紫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我身边。

“看来还是给你一些力量比较好。”

“嗯?”

“不然你一个人会被欺负的吧。”

紫笑了笑,教给了我一种法术。

“你可以试一试。”

我轻轻念着咒文,身边出现了两只飞舞的妖蝶。

只是,妖蝶变成了瑰丽的紫色,摇曳之间,彷如樱花一般。

“好漂亮……”

“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可以暂时自保一下。即使只在心里默念,也是有效的哦。”

紫撑开洋伞,转过身去。

“那么,我走了哦。”

————————————————————————————————

和那孩子相识,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久到,就此淡忘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即使是我这样的人,也难以忘记和那孩子之间发生的事情。

她的歌声,至今还会在我的梦里回响。

陷入长久的沉睡之后醒来,那孩子已经成了冥界统制幽灵的存在。永远的,白玉楼的幽灵。

 

认识幽幽子是因为她美丽的歌声。虽然她身上可怕的力量,即使是我也没有把握轻松应付,但我还是不由自主被她所吸引。

淡粉色的头发,如血般鲜红的双眸。幽幽子起舞的时候,连漫天樱花都无法遮掩她无双的美丽。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她成为了至交。

她的能力,似乎来源于那棵叫做西行妖的妖树的诅咒。吸引人前来,然后轻易就能将人置于死地。幽幽子为这能力而苦恼着,即使逃离了西行寺家,也没有得到解脱。

如果,她是和我一样的妖怪,那就好了。

因为吞噬人命什么的,本就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从懂事开始,她就被人类当做怪物一样唾弃着、恐惧着,理应对人类充满憎恶。

但是,幽幽子是那种善良过度的人类,居然将所有的不甘和苦痛都背负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对她灵魂的深深讽刺。

能够独自支撑到现在没有自杀,也是她的求生本能的极限了吧……

因此,当她向我苦苦哀求之时,我便不能不去管她了。

啊啊,为什么要把自己扯进这么麻烦的事。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了这孩子。

喜欢上了这个,渴求着身为正常人类活下去——这样平凡的幸福的,可爱的孩子。

————————————————————————————————

在这个陌生的小镇里,没有人知道我是谁,这里的生活,平和而愉悦。

我渐渐适应了这样的地方,慢慢融入了镇里的居民之间。

这样奢侈的幸福,几度让我喜极而泣。

我隐瞒了自己的姓名,用紫给我的积蓄,开了一间小小的布匹店。

不经意之间,日子过去,我,易名为歌樱的女子,年满十九岁。

初夏,紫告诉我要处理一件大事,消失了很久没有回来。

一天的午后,大雨滂沱,我打着伞从米店向家走去。青石板路被雨水冲刷得十分湿滑,我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

是不是该说我运动神经太差呢……转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还是滑了一下。瞬间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怀里抱着的米袋眼看就要掉到地上。

“啊!”

我刚发出一声惊叫,便感觉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稳稳托住了。

我惊讶地抬起头,眼前是一名面容温和的武士。

“小心一点啊,这位小姐。”

“谢……谢谢你。”我的脸红了起来,将米袋紧紧抱在怀里。

“……你的家在哪里,我帮你把米送过去好了。”

“呃……”

我踌躇了一下。

他的眼睛,似一潭沉静的秋水。

我决定相信这个人。

“那么……就有劳了。”

“不必客气。”武士笑了笑,将头上的斗笠整了整。

“这是我魂魄妖命份内的事,幽幽子大小姐。”

————————————————————————————————
看到幽幽子能够因为平静的生活而由衷喜悦着,我的心里也感觉很满足。

渐渐的,最期待的事,便是回到那个小镇,看到幽幽子微笑着迎接我的归来。

每年春天,和幽幽子一起去赏樱,然后她便会在花雨里边歌边舞,这令人陶醉的景象和美妙的酒香总会让我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

说到底,我还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妖怪呢。

只是,从未对谁,这么动过真情。

幽幽子的存在,填满了我空虚无聊的心,让繁芜丛杂的时光氤氲成了美好的颜色。

 

只是她身体里的力量,似乎又在蠢蠢欲动了。

只有我心里最清楚,她的力量,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压制的。

为了让她正常的生活着,我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现在那些黑色的妖蝶就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涌出。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幽幽子身边的人都会死光吧。那样的话,她会无法原谅自己吧。

在这样的焦虑中,我每隔很短的时间就会回去看她一次。

只是这些焦虑,我都没有告诉过她。

我想让她能够渐渐忘却那些不幸,将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人类。

嘛,我还真是一个烂好人啊。

这样的,眷念着幽幽子的我,希望她也能够一直依恋着我。

只是这些心思,我也没有告诉过她。


One thought on “小镇文区作-【东方妖妖梦同人】蝶变(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